这对灵魂 契约他生

【周凯X一郎】拯救 9 终章

*虽然没什么人看,但是写得很开心很满足,给自己撒一把花,嘻嘻


9.

 

周凯第一次醒来的时候,几乎没力气睁眼,只感觉心肺火烧似的剧痛,鼻端弥漫着医院消毒水的味道。

潜意识里,这种味道反而令他安心,那意味着他还活着,意味着伤口会被包扎,意味着痛苦即将结束,于是意识只回笼了片刻,又再次陷入昏迷。

周凯再次醒来,是感觉有颗圆溜溜的脑袋不停蹭着自己的脸颊,茸茸的,痒痒的。

他揉了揉眼睛,发现一郎正窝在自己身边可怜兮兮地抽鼻子,眼角红红的,睫毛上还沾了泪珠,看到他醒后,露出十分惊喜的表情。

一直到护士进来,一郎才心不甘情不愿地挪下了床,等人一走,就又巴巴地爬上来,避开周凯的伤...

【周凯X一郎】拯救 8

*没有月饼吃,哭唧唧

*下章完结


8.


话音刚落,周凯倏地起身,迅猛凌厉地掰住森田的手腕夺下枪,痛嚎声盖过了手骨断裂的脆响,他随即扣动扳机,利落地解决了控制一郎的人,又毫不留情地调转枪头,对准森田膝盖处的半月板一边一枪。

呆楞在原地的打手们这才像是被雷厉风行的一串枪声给召回了魂,护驾似的朝人冲了上去,周凯先是一拳撂倒了离他最近的胖子,然后当胸一脚踢飞前来帮忙的花臂男,身手敏捷如脱弦利剑,上一刻还气焰嚣张的森田此时手脚残废地被钳着脖颈,提线木偶般随周凯的攻势摇来晃去。

这是一郎第一次见到周凯打架,他的动作流畅简洁得可怕,下手部位锐利精准,总选在最脆弱的那些地方——下...

【周凯X一郎】拯救 7

*为什么我屁话那么多?明明计划里这一章差不多就完结了,迫不及待想写酿酿酱酱的番外


7.


裹在黑色风衣里的男人堪称优雅地迈了进来,挺括的皮靴在幽黯的灯光下泛出灰白色的光。

他站定时,仿若融进了那片暗色里,浑身上下透出一股阴沉的煞气,像道万劫不复的深渊。

“你倒真敢来。”森田示意手下上前搜身。

“只要你需要我,我就会来。”周凯潇洒地摊开手,不甚在意地任人检查,连个白眼都懒得翻给森田,只朝着一郎微笑,“如果来不了,那一定是我死了。”


许多年前,也在这样一个暗无天日的仓库里,周凯被龟田先生买了回去。

“周凯。”

“是。”

“从今天起,你要保护他,用生命保护他。...

【周凯X一郎】拯救 6

6.


一郎小心翼翼地展开了那卷纸,纸上字迹潦草凌乱,但的确是父亲亲笔的手书。

他费了好大劲才辨认出上面的内容:族徽交予一郎,私印由周凯保管,且其有权代理家族一切事务,若要调动四方堂,则族徽、私印、手书,缺一不可。

四方堂包罗万象,上至高官权贵,下至打手死侍,最重要的,是走私军火和毒的两条线。


薄薄的莎草纸里还躺着一枚莹白的族徽。

昆仑玉触手寒凉,像是怎么捂都捂不热。

过往片段浮光掠影似的闪过,从中抖落出千头万绪,又七零八落地搅成一团乱麻。

思想一旦警觉起来,感官也会随之变得敏锐,少年旋即意识到,他手里的两样东西正把自己置于一个危险的境地。

将手书...

【周凯X一郎】拯救 5

*最近会专心致志码这篇,争取早点完结


5.


轿车在湿滑的鹅卵石路上飞驰,终于在几十分钟后驶入了码头。

深蓝色的海水周而复始地拍打着防波堤,传来哗啦哗啦的响声。

停泊在不远处的游艇甲板上,何伯面朝一郎的方向恭敬地站着。


周凯把车停在仓库旁,转头看一郎,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,“到了。”

一郎尴尬地咳了一声,刚想去解安全带,忽然被猝不及防地抱入怀中。

不是温柔克制的拥抱,而是紧紧地搂着,仿佛一松手他就会灰飞烟灭。


路灯的灯影洒在相拥着的两人身上,蒙蒙晨雾虚化了周凯深得看不见底的瞳仁,“一郎,我很抱歉。”

暖暖的气息擦过一郎颈边的皮肤...

【周凯X一郎】拯救 4

4.


一郎昏昏沉沉地在床上躺了三天。

他发烧了,烧得人都晕了,肺里像被塞了把尖锐的石子,连睡梦里都咳得撕心裂肺。

他滚烫的身体软绵绵地贴着周凯,任凭男人抱着他灌水喂药。

冰冷的唇瓣贴在嘴边,蜻蜓点水般啄了啄,微凉甘甜的液体紧跟着涌了进来,缓解了喉咙里火烧火燎的痛。


一郎无意识地贪婪地吞咽着,突然被呛住了,咳得面红耳赤,幽幽睁开了眼。

他还未真正醒来,目光迷离着,陷在周凯怀里,懵懂茫然地望着他,神色间还带了些孩子气。

等彻底清醒后,他的脸色就变了,整个人都绷了起来,直挺挺地僵着,一丁点儿也不愿碰到身后的人。

周凯不动声色地撤回了自己扶在一郎背后的手...

【周凯X一郎】拯救 3

*没忘,真的,每一个坑都没忘

*强制X行为预警,人如果不能放飞自我,和咸鱼还有什么分别


3.


劲瘦有力的手铁钳般锁住一郎举过头顶的双手,越是挣扎就收得越紧。

他觉得自己的骨头都快被捏碎了,手腕处传来阵阵钻心的疼。

炽热的鼻息拂过脸庞,像沙漠里的龙卷风,仿佛要吞噬掉一切。


一郎隐隐感受到周凯的举动里藏着压抑的怒火,然而这怒火又似乎并不完全源于自己,因而男人在极力忍耐。

即将到来的危险瓦解了一郎所有佯装的强势和胆量,他在周凯的手掌下闭了闭眼,哆嗦着求饶,“我、我错了……求你!不要……森田,森田他……”

冰冷却柔软的嘴唇盖住了他的嘴唇,也堵住了那些...

【楼诚】与子同袍 | 伪装者开播四周年纪念


@mimi剑雨秋霜




不知不觉四年了,时间好像过得很快,又似乎过得很慢。


没什么可说的,懂的人无需多言,他们依然是我心中最珍贵的存在,是我所能想象的,这世间最美好的感情应有的样子。


剪视频的时候,脑子里总冒出原著小说中明楼的一段话——“我们是战士、是烈士,一往无前的勇士,却不是能够站在阳光下接受胜利欢呼的人。”


也正是这些人,在寒宵里、在血路上茕茕独行,从暗夜中撕开一道口子,好让光从缝隙处透进来。


每一位甘以碧血千秋的无名英雄,这盛世,如你们所愿。



第n遍重温《伪装者》,第n遍搜百度百科,发现楼总的技能栏还有个:开车


我们明长官从头到尾都是被伺候的主,什么时候需要自己开车了……


所以我有理由怀疑,明大少爷开的到底是什么车(贼笑)

【楼诚】把流浪猫喂成媳妇的一百道菜 6

6.炒花生米和奶油小方    感谢 @我是胖兔子  点梗  


明楼即便周末也保持了早起的习惯,早起的明大少爷打开房门,遥遥地看阿诚像只小鸟,在厨房和饭厅间飞来飞去,嘴角还没翘起,就见他差点被耷拉的裤腿绊个嘴啃泥,于是饭都没胃口吃了,遣了司机老吴把他们载去江西路,要给小孩儿做新衣服。

阿诚没坐过汽车,扒在车窗上往外瞧着窗外飞速倒退的街景,暖阳和微风揉碎在沉酣的空气里,温暖地拂过来,像棉花捣在脸上。

江西路是繁华地段,热闹得很,人车如流,熙来攘往,电轨车叮当叮当沿街穿过,从六华居到平安戏院,从义顺饼...

© 点点 | Powered by LOFTER